第261章 高考状元

        沈思闻言心下顿时一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想到苏永安放下研究赶回家,竟是为了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开口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七哥,我一会就回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正厅等你,你到家可要记得来找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挂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紧跟着开口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出高考成绩,紧张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苏永安提起,他差点都要忘了高考这回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倒不怪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认识沈思以来,沈思便是无所不能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事事稳重,叫人直接忽视了年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褪去所有的光环后,沈思其实也只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小女孩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紧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平静回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又说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喜欢的学校记得告诉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挑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以为傅司年也要像苏昆他们那般,只要她喜欢就直接给她安排进去,可紧跟着却听到了傅司年的下半句话:



        “让我知道你去哪个城市上学,我好把总部挪过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破涕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很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男人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,已到医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不再说这个话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停好车,和傅司年两人直奔住院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走上楼梯,就撞见刚刚查房出来的江书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目光交汇,江书航激动开口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思,你真是神了!那个药你究竟是怎么配置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吗?我刚喂了药不到两分钟,沈老爷子立刻就不冷了,而且身体状况越来越好,现在他精气神都好了一大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闻言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,怕药吃得太晚,对沈爷爷的身体没有效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思,你把制药的配方给我吧,有了这个方子,能治千千万万个病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江书航激动的就要抓住沈思的手,却直接被傅司年不动声色隔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摇头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告诉你也没用,普通的玉参达不到这个效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江书航登时如被人浇了一盆冷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顾着激动,差点忘了沈思为了找玉参,有多波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惦记着沈爷爷,没和江书航多说,直接去了病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推开门,沈思就看见坐起来的沈爷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手握着碗,一手握着勺子,正在笨拙地吃着水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沈思泪水上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多少年了!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爷爷生病,无法动弹后,沈思日夜学习医术,就是为了这一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情绪激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病房里的沈爷爷没有发现自己,连忙把门关上,悄悄地退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待退到一定的距离后,这才吸了口气,将随时都要掉出来的眼泪擦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吸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而后轻声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进去看看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再看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进去,沈思怕自己控制不好情绪,当着沈爷爷的面直接哭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的情绪再稳定一些,不会激动得随时掉泪的时候,再来看爷爷,陪他说说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下次我再陪你一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说着,主动打开了驾驶室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如上次沈思主动开车时那样,在沈思情绪起伏波动时,他主动承担了司机的职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,傅司年开得缓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上甚至还转了几圈,待沈思的情绪彻底平复,才开到郡王府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还想跟沈思一起进门,却被沈思直接拦住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忙吧,再跟在我身边不好好工作,小心破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和沈思相处得越久,他就越不愿意和沈思分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满眼的依依不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又说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破产,就配不上苏家,我爸爸可就不让你进苏家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沉默,挣扎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把你送进去,等你到家了我再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进门免不了又要坐一坐,喝杯茶,聊聊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完没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直接拒绝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已经把我送到家了,不用再送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: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心思被识破,傅司年叹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只能目送着沈思进门,而后才发动车子离开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一天的时间眨眼即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到了出高考成绩的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舒柔早早的就守在了电脑前,时间一到,立刻输入自己的准考证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每到查询时,页面都会崩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反复尝试了几次,都没能成功。



        楚艳丽站在苏雨晴身后,也跟着她一并地紧张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你的成绩怎么样?考了多少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舒柔弱弱摇头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打不开网页,可能是查询的人太多,系统崩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楚艳丽闻言脸色一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舒柔连忙说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妈妈你放心,我一直都有在努力学习,我很有信心,成绩应该很好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等会再查吧,先吃点水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楚艳丽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招呼保姆把水果给沈舒柔送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沈名山则正在低头扒拉着手机,同样也沉着一张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赔了尹氏的一个亿之后,沈名山就没再给沈舒柔一个笑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低价卖了价值三个亿的地皮,本来就已经够心痛了,结果后来又发现楚艳丽的香水公司也被人低价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连的赔钱,沈名山当晚就发了一通脾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家里的花瓶几乎都被他给摔烂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两日,沈家连空气都散发着一阵阵的低气压,保姆们小心谨慎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沈舒柔哪里还敢吃水果,低着头,一遍又一遍地查询着成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系统就好像是故意和她作对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总是不断地白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舒柔正焦急,别墅的门铃突然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全都被这声音吸引,沈舒柔这才悄悄地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保姆跑了出去,不过片刻,就以更快的速度跑了回来,兴冲冲对沈名山两人说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太太,外面来了好多大学的招生老师,他们问我这是不是沈家,说是来找高考状元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名‘唰’的一下站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阴沉的脸色都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楚艳丽更是激动,直接对着沈舒柔笑开:



        “状元!舒柔,想不到你考得这么好,竟然是高考状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沈舒柔说有信心,她和沈名山都认为是沈舒柔的自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在沈家被养大,学习都不怎么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舒柔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学习条件比沈思要可差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,沈舒柔竟直接考了状元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不愧是她的亲生女儿,比沈思那个小蹄子不知强了多少倍!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