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他真是该死啊!

        v“八小姐,你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一脸惊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再次重复道:“走正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存在,更何况现在回的还是自己的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堂堂正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脸上虽然仍保持着恭敬,但眼中已续满了冷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真是小瞧了这个沈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小门小户回来的穷丫头很好对付,想不到竟是如此的棘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丫头以为自己有多聪明?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那些全都是铺垫,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沈思自己选择走正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自作聪明,反而正好落入了他的圈套!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‘不情不愿’的带着沈思来到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,沈思就看见了门口的两尊人形雕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傅司年!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也看见了沈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仍穿着早上见面时的那身衣服,坐在敞篷摆渡车上,向着傅司年驶来,清风不断的摆动着她的发丝,贵气的小脸既精致又漂亮,若仔细看,还能从中依稀看出几分的英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沉声打招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淡淡的看了傅司年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傅司年,助手,和老张三人期盼的目光中,什么也没说,径直走进王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果然还是生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去看病,应该只是她救死扶伤的医德在作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别说沈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换做谁,无端被人退婚都不会好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思年低头,眼底全是后悔与自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真是该死啊!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?伤害一个屡次帮助自己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傅司年自责的高喊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思,昨天的事是我不对,对不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着实不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沈思,连门口的花匠,和干活的保姆全都听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沈思毫无反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连老张都差点要自我怀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记错的话,昨天就已经安排人把傅司年退婚的事传到沈思的耳朵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退婚人就在眼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能做到毫无反应?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小姐,你难道就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淡淡扫了老张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者心下一紧,将要脱口而出的话拐了个弯:“你难道就不好奇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好险!



        先生说了,谁也不许和沈思讲被退婚的事,他如果刚刚直接问沈思为什么不生气,岂不是不打自招,让人知道散播消息的人就是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好,他没说漏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不多说,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!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稳了稳心神,又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小姐,傅先生在门外站了好久,你也知道他的身份的,他可是全球首富,如果真的交恶对先生也没什么好处,我们只是打工的不敢做主,你可是先生太太最看重的人,为什么不让他进来,免得闹的太尴尬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仍是那副淡漠的表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开口时却多了一丝玩味: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张,你要认清你自己,你没有苏雨晴那个养女的身份,如果只是这点手段的话可伤不了我,想要对付我,就得拿出更强的本事才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有一种被敌人轻视的感觉?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是蔑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小姐,你觉得我说的不对?我也是为了先生,为了苏家着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不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想用话激将沈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:“我知道你想的好,但现在你最好先别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张终于闭嘴不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明白了,沈思不止是棘手这么简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根本就是河底的石头,油盐不进!



        中午饭已经过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听见沈思还没吃饭,姜如玉立刻就又叫厨房升起了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会的功夫,就炒了几个小菜,和一碗仔姜老鸭汤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慢条斯理的吃完,又简单休息了一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感觉消化的差不多了,这才去书房找苏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说是在处理工作,把自己关在了书房,可一上午过去了,他连一份合同都没看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气!



        满肚子都是气!根本什么都看不下去!



        从昨晚到现在,他想撕了傅司年不止八百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看在冯玉琴的面子上,现在傅司年早就成拼图了!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拼命压制,才叫那些情绪平静几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会看见沈思找过来,苏昆瞬间又上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思,你怎么来了?是不是听别人说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问爸爸工作的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和退婚,不是和傅司年有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松了口气,脸上的表情也立刻从紧张变为慈祥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作上的什么事啊?是不是想到马上要接手公司了,心里紧张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刚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立刻就跟上:“真不愧是我的女儿,简直和我一摸一样,当年爸爸接手第一个公司的时候也是这样,一点都不怕,反而还非常的期待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我果然表现出色,大干一场,连你爷爷都说我有奇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要不是你妈妈生了太多的儿子,我说什么也不会退休下来,怎么也要再干个三十年,让商场中留下我传奇的一笔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对了,小思你既然不是紧张,那你要问我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吹嘘了一大片,苏昆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女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汗颜,赶忙开口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知道公司现在都经手那些主要业务,有没有关于珠宝这方面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的语速骤然慢了下来:“珠宝啊……倒是有这方面的规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就是没有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规划是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想当漂亮国总统那也是规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规划在沈思看来都是做梦!



        被亲生女儿戳破,苏昆不好意思的嘴硬:

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找不到好的设计师,只要有设计师,凭借苏家的实力,随时都能发展起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点头,略作思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有些好奇,“小思在珠宝领域有想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沈思回答,又补充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喜欢,哪怕没有设计师,爸爸也支持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: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啊不是!



        你这么随性,当初真的有被爷爷夸过有奇才吗?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问问,具体怎么做还要到公司了解情况以后再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点头,紧跟着又开始白话上了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我的女儿!做事有主见,有思考,跟当初的我简直一摸一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又听着苏昆自吹一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趁着他停顿喘气的功夫,问了个捎带脚的问题: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我听说傅司年是全球首富,你送我的这个公司,和他有合作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啊这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差点把这个忘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还不知道自己被退婚的事,一旦傅司年跑去公司找沈思,那他的女儿知道真相后岂不是要伤心?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傅司年现在还在门外站着,要是让小思看见,也难免会好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得赶紧把他打发走!



        苏昆咬紧牙根,把傅司年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:



        【傅家小子,你把我苏家当成要饭的了!就凭你拿的这点东西可不够看的,回去给我准备足够诚意的歉礼,那时候我就原谅你!】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