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天道好轮回

        爸爸,你干什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林晚晚委屈叫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根本不听,他抽出皮带,扬手直接对着林晚晚的后背重重地砸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‘啪!’



        林晚晚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你给我闯祸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是真的生了气,他奋斗数十载,一把年纪还活的谨小慎微,不想全都毁在了这个逆女的手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‘啪!’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你还不肯认错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你推卸责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啪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眼睛通红,他像是发了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任凭林晚晚连连惨叫,也不肯停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晚晚从小被娇生惯养,从来没有挨过这样的毒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痛苦哀嚎,趴在地上挣扎躲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恐惧,连脑袋磕在地上都没有知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来的实在太过突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林晚晚‘磕了三个头’,沈思才终于反应过来,出声提醒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医院里禁止大声吵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知是她声音太小,还是中年男人在气头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根本不管沈思说了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仍狠狠地抽打着林晚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林晚晚鬼哭狼嚎的声音响彻整个走廊,傅司年微微皱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抬手,一把捏住了中年男人的手腕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登时,男人的手便再也不能往下一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行动被阻,男人终于抬头看向傅司年,血色通红的眼睛里透着些许的疑惑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傅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医院,她说了让你住手,你听不见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收回了手,嘴巴张了张,却是半天都说不出个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说的太多,他想保住自己的公司,也想挽回今天的一切,可现在这种情况,说再多也不可能平息傅司年的愤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理智让他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了持续的抽打,地上的林晚晚哀嚎声也逐渐的减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才这么一会的功夫,林晚晚更加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上黑一块,白一块,妆容彻底花了不说,头发和衣服也凌乱不堪,她向着沈思的方向跪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昔日和沈思打赌却没有完成的磕头承诺,如今倒是兑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沈思并不稀罕她的跪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傅司年一眼,虽然没有开口,傅司年却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总,带你女儿离开,至于今天的事,等我母亲脱离危险后,我会去找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闻言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只要冯玉琴没事的话,今天的事就算过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知道现在傅司年不想看见他,当即拽起地上的林晚晚,以最快的速度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嘈杂远走,走廊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病房门也被打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们纷纷走了出来,脸色平静,对傅司年轻轻点了下头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女士已经清醒,现在状态还不错,可以先少喝点流食补充营养,但切记,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,如果还有下次,我们也不能保证冯女士的身体是否能承受得住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用医生说,傅司年也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再次发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们嘱咐完便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一边给助手发去消息,让他准备好食物送来,一边推门进入病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抢救的仪器都已经断开撤走,除却病床上凌乱的抢救痕迹,很难看出刚刚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躺在病床上,双眼轻合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傅司年叫了一声“妈”,这才缓缓睁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吓了一跳,差点以为她又陷入了昏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脸色疲惫,开口时声音更是沙哑: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是睡了多久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两天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回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则是拿起桌上的水杯,润湿了棉签,而后为冯玉琴轻轻擦拭着嘴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干涸的嗓子得到滋润,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水分,也让冯玉琴的声音好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睡了这么久?还有,小思怎么也过来了?是你爸爸叫你来看望我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思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,还没人知道她从苏家出来了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傅司年则是面带疑惑,看了看沈思,才问向自己的母亲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怎么会认识沈思的爸爸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傅司年接手公司后,冯玉琴便把所有的人脉全都交给了傅司年,凡是冯玉琴认识的,傅司年必定认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沈思的父亲,是不在商场里活动的普通朋友?



        “年年啊,其实这就是缘分,你知道小思是谁的女儿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声音虚弱,但脸上的笑容却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从第一次见面,我就特别喜欢小思,想不到她就是你苏叔叔和姜阿姨的女儿,所以我才会感觉那么亲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思还救了我的命,这一定是老天冥冥之中安排好的这一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如遭雷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心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僵硬着转头,看着沈思,从牙齿中一点点的吐字:“妈,你说的是哪个苏叔叔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没有察觉到傅司年的情绪,仍欢喜的开口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苏昆,住王府的那个叔叔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吧?小思才是你苏叔叔的亲生女儿,当年在医院被抱错了才会流落在外面,虽然这些年你一直和你有婚约的人是苏雨晴,实际上应该其实是小思才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彻底被人抽空了力气,干站在原地,没有了半点力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接触到沈思的目光时,立刻慌慌张张地躲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悔!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傅司年整个人,整个脑子就都是非常的后悔!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,能让他回到昨晚六点之前,他发誓一定不会到苏家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不会对苏昆说出那番话来!



        天啊!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到底是干了什么蠢事?



        不但得罪了苏昆,还当众退掉了和沈思的婚事!



        昨天他走后,沈思该多么难堪?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今天一接到自己的电话,还是马不停蹄的赶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救治冯玉琴的时候,又该是什么心情?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又想起了昨晚沈思发来的那个表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记错的话,那正是他刚刚同苏昆说出退婚后没有多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发出那个表情的背后,沈思又要自己忍下多少的泪水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悔恨涌上心头,傅司年垂下头,心底产生了一种不敢和沈思对视的愧疚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思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傅司年张口,确实半天也说不出个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儿子她是了解的,什么时候都是阳光自信,现在却突然表现的恐惧慌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司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冯玉琴压着声音低喝:“你都干了什么?是不是欺负了小思!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