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者中文 - 科幻小说 - 楚淮谢知在线阅读 - 第173章 花好月圆

第173章 花好月圆

        -@这群新来的壮丁,最后都被楚淮挑进了护卫队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加上这段时日寨子不断吸纳的难民,寨子里已经有六千人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商队不停地往回带钱和粮,寨子早就撑不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与此同时,他们也在面临着最大的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缺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口需要水、种地需要水,养牲畜也需要水,溶洞里的水位已经越来越低,寨子里都已经开始琢磨打井的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知道,如果再不下雨,他们就可以考虑,加快速度发展,然后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轰了久安城的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加紧时间在推进寨子里的工业发展速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做的第一个就是温度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度计共有两种,一种是日常生活就用得到的玻璃水银温度计,能测量0摄氏度到100摄氏度,这种温度计有水银和玻璃就能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种是工业用的双金属温度计,基于两片膨胀系数差异大的金属片叠焊在一起,构成双金属感温元件来测量,范围是负80摄氏度到550摄氏度,当然,以谢知目前所拥有的金属来说,能测到两百度已经不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双金属温度计的极冷和极热温度精准度不高,但胜在不难制作,用在现在的工业上比没有强太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玻璃管也烧了许多次,才烧出了三根形状合适的空心玻璃管。水银是现成的,古人早就通过冶炼朱砂的方法提取出了水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复杂的是谢知来定度数的时候,费了一番周章,最终根据水温和体温定了刻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就是用陶瓷烧制蒸馏器,书上有简易蒸馏器的完整示意图,这玩意的工艺比温度计简单多了,多烧了几回,工人们就掌握了诀窍,只是东西都做出来了,他们还不知道这玩意是用来干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蒸馏器做出来后,她便让工人们蒸馏了一批高度数的酒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酒一出来,那香味熏醉了蒸馏坊的工人们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快忍不住要尝上一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正襟危坐,轻咳一声:“这一批不能给你们喝,你们加紧把第二批酒和酒精都蒸馏出来,到时候给你们尝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有了蒸馏器,就可以蒸馏酒精了,不过工人们第一次做也得多尝试几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工人们以为这刚做出来的酒也是要拿去做什么高科技,连忙应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谢知一转身,拿着酒壶就找楚淮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主要是这第一批酒做的不多,压根不够分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楚淮也是爱饮酒的,她当然得紧着他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已是夜幕降临,繁星漫天,灼灼闪烁,明月皎洁,清辉漫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四周虽无花,姣好的明月却鹅黄鲜润,叫人花好月圆的错觉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楚淮如今的住房和家里的女眷们分开了,不过也离得很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到了门口,见屋内没有点灯,不知楚淮是睡下了,还是训兵没回来,犹豫了一下,正打算找个人去问问时,一转身,就看见少年逆着星月而归,驻足在了自己身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轻唤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快步走上去,到了他身边:“回来这么晚,累不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,大嫂给你带了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酒壶一打开,酒香味顿时四溢开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自己都忍不住深深嗅了一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了酒杯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喝一丢丢,应该没事吧?



        认识这么久了,他们是该一起小酌一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给楚淮斟满一杯,自己只倒了一口,而后便直接席地而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处地势高,虽是席地而坐,却也可见四周风光,一株歪脖子槐树斜倚,繁茂青翠的槐叶间隙闪烁跳跃着的月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七郎,这是咱们寨子自己做的美酒,我打算,叫醉千年,可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酒毕竟是粮食酿的,谢知没打算多酿,所以要炒个噱头再卖高价,为此,总该取个好名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楚淮轻饮一口,点头应道:“好酒,当得起大嫂取的好名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弯了弯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取这个名字,也算是纪念自己这个千年之后的来客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注定是无人能懂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抿了一小口酒,辣得眯了眯眼,而后又看向天上的明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曾感慨,虽然时过千年,她也与领主大人见过同一片土地上的月光,谁能想到,有朝一日,千年之前,她能叫他七郎,与他共赏同一轮明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风起,槐树树叶簌簌煮沸了风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忽然想爬到更高处去,看更高的风景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歪脖子老树爬起来根本没有什么难度,平日里就有孩子爱爬,她也忍不住兴起,将酒一饮而尽,抱着树干就往上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腰上忽然传来托力,她一下就爬上去了,扶着枝杈回过头来,就见少年站在树下,抬起头,看着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招了招手:“七郎,你也上来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熟料一向听从她的楚淮却摇摇头:“我在下面,护着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仰起头,就看着她逆着月光,对着他,面容轮廓亮得像是流水中的月亮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换个角度,许就看不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也从不会强求他做什么,闻言撅了撅嘴,只好作罢。



        高处的风景的确更好,月亮、星光、山林、篝火一一映入眼帘,她能看到远处有房子里,烛光亮着,一家人依偎在一起说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收回了视线,又低头看着始终看着自己的少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读初中时,父母意外出了车祸,双双离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此以后,亲戚想要争夺父母遗产的嘴脸让她知道,这世上,再也没有,像爸爸妈妈一样能永远无私去爱她的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学着强大内心,练就稳定的情绪,维持自己对这世界的热爱,因此,哪怕只身一人,她也从不孤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唯有此刻,她感觉自己从楚家被剥离出来,竟有了独在异乡为异客之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就连眼前的少年,他信任自己、支持自己,他们那跨越千年截然不同的成长、阅历、环境,也终究永远不会真正明白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知只落寞片刻,便恢复了笑容,她面颊粉红,眼眸微醺,倒映着少年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七郎,你怎么永远都那么相信我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小孩儿么?大人说什么,你就信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